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前生,今世,来生_0

前生,今世,来生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前生,今世,来生
      
    三十年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,我一直都在徘徊。徘徊在今生的迷惘中。一切的一切。包括所有的一切。冥冥中好似上苍在惩戒我这个罪人。事事不如人意。逢必输。
      
    我因此时常找算卜先生让他给我几卜,而算命先生嘴里抹油。先把你捧上天,而后重重把你摔了下来。只好给钱吧,由他化解劫难。什么死劫有钱他都能帮你解脱。我算看透了这江湖巫术士了。
      
    有许多人说---你太晦气了。会见鬼啊!我倒想见一见鬼。我自言说。
      
    有道是--场失意情场必得意。
      
   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公交车上。我乘车去了关帝庙。车子里很拥挤。这时又上来一位孕妇。一位姑娘马下站了起来。把位子让给了孕妇。她站在我身边。车子很拥挤。 我们的肌肤紧紧靠在一起。她长长的秀发经风一吹。在我的脸前飘动。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理一下长发,我也笑了笑。一股清秀从她长长的秀发中飘出。车子过了许久。---关帝庙到了--,我回过神来。从紧靠她肌肤的身边抽身而出。
      
    在帝庙中,见到了却是一位虔诚的女孩子。她在烟火弥漫中烧着香,闭着双眼。久久地拜倒在神灵脚下。她是那么虔城,像圣徒。我久久地看着她。她一抬头,也望见了我。她颤抖了一下,而后朝我笑了笑。而后她悄然离去。而我灵魂却被她带走了。她的身影却留在我心中,日夜单相思。
      
    在驿站上,我挤上一辆马车,车上坐了好几个人,些时又来了一位孕妇。一位姑娘马下站了起来。把位子让给了孕妇。她站在我身边。车子很拥挤。 我们的肌肤紧紧靠在一起。她长长的秀发经风一吹。在我的脸前飘动。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脸一下子变得羞红。我也笑了笑。一股清秀从她长长的秀发中飘出。车子在山路上不断地颠簸。过了许久。赶车的老汉叫道---关帝庙到了想给岳王爷烧香还愿的可以下车了。于是我回过神来。从紧靠她肌肤的身边抽身而出。
      
    我曾经向岳王爷许下愿,从战场上不死回来后必来还愿。我突然眼睛一亮,看见刚才在车上那个美丽善良的姑娘。此时见到她虔城地拜倒在神灵脚下。闭着双眼,我久久地望着她,她一睁眼,看见了我,她颤抖了一下,而后朝我笑了笑。而后悄然离去。我回到家整日,相思总在我眼前飘动。我相思成疾。
      
    我醒了过来。原来是场梦,日有所思,夜就有所梦。
      
    我独逛在街头。一群女孩子嘻笑声从校门口传来。引得许多人回头观望。我呆呆地看着。那群女生中我突然发现那们在子。她突然间也发现了我,我看着她的背影。突然间她回首朝轻轻地朝我嫣然一笑。我全身颤抖了一下。----阿丽,还看什么,快走呢。要上课了。
      
    我天天在大学校门口等那一位叫位叫阿丽的漂亮女生。
      
    不久我拥有她一份美好的情感。她一见我,就有讲不完话。我总认真地听着。我们很投缘。仿佛是前世相识,今生又来相会。
      
    秋去春来,寒食节到了,我迈着蹒珊的脚步走在溪旁,路边开满娇艳的粉红色的桃花。我不楚又想起那朝思暮想的少女。
      
    去年今日此门中,
    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    人面不知何处去,
    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      
    突然从远处传来。一群女孩子的笑声。她们相互泼水,戏笑一场。原来是一群浣沙女。窈窕淑女君子好求。突然间一张笑脸映入我的眼帘中。众里寻她千百度,那人却在浣沙处。她也一直望着我,对我轻轻地嫣然一笑,手中拿着衣服。女孩子们这一下子都过来。----阿丽要嫁人了,有个公子看上她了。她红了脸底下了头。
      
    不久,我找上媒婆,如愿以偿娶到了那个善良的女孩。幸福的日子过了没有多久。我就染上的瘾。妻子每日依旧遵守她的三从四德。在我输了昏天暗地时却失去人性,写下了卖妻契约。
      
    有一天,一群徒上门追债。妻子知道后并没有生气,叫他们在外面等,一会就跟他们走。她把我拉到屋里。
      
    “你不是说与我厮守白头到老吗?”她睁大血红的双眼。“干吗要把我卖掉,我不守妇道的吗?在外偷汉子吗? ”她还直直地看的我。
      
    她语重心长地说:“你输了全家,输了我,别再了,有天会连你自己也输掉。”
      
    她停顿了一下。语气变得好冰冷。“我只是个不识斗字的小妇人。我却知道妇道。不知他们会不会再把我卖给别人。但是好女不嫁二夫。”
      
    我乎感有些不对劲。转身时却发现妻子衣服上已被血染红了一大片。肚子上已有一把剪刀。鲜血从剪刀上在北京线咨询治疗白癜风医院喷了出来。流在她紧握着剪刀的双手上。双手还是用力向里捅。
      
    我抱住了她。“老婆,我对不起你啊。你不要死啊。”我拼命在叫的,拼命地流泪。那群徒冲了进来。看这情景,个个摇头走了出去。或许他们不想再贴上一口棺材钱吧。
      
    “勇哥,你下辈子---还会来找我吗? ”妻子断断续续地说着。声音越越小。我抱紧了她。
      
    “阿丽,我下辈子一定去找你。我下辈子再也不了。”我紧紧抱着她。
      
    我埋葬了妻子,过了平平凡凡的生活。已是一个没有灵魂只有一个躯壳的人。而痛苦一直折磨着我内心。不久离开这个花天酒地诱人的世界。
      
    我从梦中醒来。好像自己沉睡了几百年一样。
      
    这个梦一直困忧着我,我想找人解梦,但没有人能帮助我让我得以解脱。
      
    水花镜月,前生今世一场梦。我终于明白了。我不想再次演绎前世的戏。在我大醉一场后。终于悄然离开人世间。
      
    而后。阿丽得知我去世,痛哭了一阵。憔悴了许多------
      
    一年后,她大学毕业了。
      
    三年后。她有了一个完美了家庭。
      
    六年后。我们终于邂逅了。她正拉着一位小女孩,走在大街上。我们正面而来。我们的目光久久对望。前生,今世,来生,仿佛在那一瞬间都穿过。都再一次被演绎。
      
    “妈妈你为什么老看这位叔叔啊。你认识他吗?”那小女孩用幼细的语调说。
治疗白癜风应到北京那家治最好     
    “不,妈妈不认识他。咱们去买你爱吃了巧克力。”她说道。
      
    “好啊!”小女孩高兴了叫了起来。“妈妈你不是不让我多吃巧克力吗?不是说吃多了我会长胖了吗?”小女孩在问妈妈。
      
    “ 傻丫头,人小鬼大啊。”-----她压抑心中的高兴。理了一下长长的头发。
      
    她的背影消失在滚滚红尘中。
      
    但我深信,来生--我还会找到她。但不知我会不会做出今生的决择。前世又一幕幕在我眼前闪光。
      
    来生,驿外的断桥边。已是黄昏独自愁。一位痴情汉。还在红尘过往马车上找寻那位长发的姑娘。-----
      
    我不知这是不是我对她的最爱,如果这真是我的三生。我愿就这样做出,我今生的选择--殇逝。
      
    18:02 200北京白癜风治疗中心5-7-23
      
      
返回列表